卿祺提示您:看後求收藏(https://www.eisrjc.com),接著再看更方便。

[    【作者卿祺提示:如果章節內容錯亂的話,關掉閱讀模式,關閉廣告攔截即可正常】

]

-

可惜冇等她睡著就被無良係統給電醒了。

忍著脾氣桐姝瞪著001,一副它不給她個解釋她就剝了他的皮的樣子。

001有點氣弱,但是為了任務也毫不認輸“快快快,男主出去了。”

這次鶴行辭幾人是有任務的,殺掉c城的喪屍王,獲取它的晶核。

末世不斷髮展下,喪屍王當然存在,然後不同的區域有不同的王,而人類基地為了研究,便不斷尋找各個區域的喪屍王,獲取他們都力量晶核,來研究。

自然不是每個喪屍都像外麵遊蕩的那些那麼冇腦子,喪屍也在進化,喪屍王的出現正證明瞭這一點。

所以人類拯救世界迫在眉睫。

可是,他什麼毛病,非得大晚上行動

桐姝被係統趕著出來時候還一臉火氣。

——

鶴行辭等所有人都休息了,才往外走著,走到門口時回頭正好對上一雙黝黑的眸子。

是安時晚,他的便宜妹妹。

安時晚一向睡眠比較淺,更何況她壓根冇睡著,一感覺到鶴行辭的動作她就看了過去。

不過對上他的視線,她還是有點發怵。

冇什麼,隻是他眼神太平靜了,冇有被抓包的慌張,也冇有解釋的**,隻是看了她一眼後就自顧自的走了出去。

她也冇興趣追上去,她幾斤幾兩她自己清楚,冇必要去拖後腿。

對於鶴行辭想去乾嘛她也不感興趣,這人自由散漫慣了,誰都管不住,就他在末世還頂著一頭銀髮囂張的樣子也能看出來他有多麼肆意。

當時能讓他加入行動組都夠基地那幫人猜個幾輪了,她可不想耗心費力折騰自己,最後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走到大樓門口,鶴行辭感覺自己踩到了什麼不一樣的東西,低頭一看,一下子樂了。

他腳下踩著的正是白天剛給出去的簽名,上麵張狂的鶴字,他再熟悉不過。

小騙子,說好的偶像就是這麼尊敬的。

心裡想著,鬼使神差的他把這張紙撿了起來,裝進了兜裡。

很期待和她的下次見麵呢。

然後頭也不回的向前走著。

彆問他為什麼這麼想,問就是直覺。

果然,下次見麵離得果然不遠,等他到了自己想找的地方,就看見桐姝蹲在一旁,身上已經不是白天穿的裙子,換了一身衣服,在末世的廢墟下顯得更突兀。

“這是個假的末世吧怎麼還有蚊子”桐姝捂著自己剛被咬的紅包不可置信的看著001。

誰讓你穿裙子的。001這話也隻敢在心裡吐槽,不敢說出來,畢竟還指望她呢。

“畢竟是小說呢親”好脾氣的解釋。

“鶴行辭怎麼還不來”冇好氣的桐姝盯著大門有些納悶。

“找我呢”溫熱的氣息突然在耳邊響起。

激的桐姝一下子跳了起來,一副受驚的樣子。

看著充滿活力的小姑娘蹦起來,鶴行辭笑得胸膛微震,慢天斯理的擦乾淨手上的灰。

而背後是一個轟然倒塌的大洞,外麵堆積的屍體數量足矣讓一個密集恐懼症人暈過去。

在這種場麵下,鶴行辭的笑容就有些變態了。

“你怎麼不告訴我”他是鬼嗎,怎麼冇動靜,這係統是死的嗎

桐姝恨鐵不成鋼的踹了001一腳。

001也委屈,誰讓她一直打瞌睡的,再說它也不是萬能的,隻能被動的知道男主的目的。

饒是如此,它什麼也冇說,裝死。

嗬。看它的樣子桐姝就想罵人。

奈何對麵鶴行辭還饒有興致的等著自己的回答。

她能怎麼辦,硬著頭皮上“哈哈哈,好巧啊”乾笑幾聲,她都找不出一個好的理由敷衍他,隻希望他揭過這個話題。

鶴行辭很顯然不是這種人,他緊揪著不放“你不是等我呢嗎?哪來的好巧”

桐姝這下裝死不能了,乾脆破罐子破摔“那你殺了我吧。就等你了怎麼著。”

001瞪大了眼睛,這就放棄了

這麼冇骨氣

骨氣有什麼用,在桐姝眼裡,被男主殺死總比被喪屍咬死好看,所以大膽的過來吧。

被她這副隨你便的樣子取悅到,鶴行辭冇接著問下去反而說“你知道我要乾嘛嗎?”

裝不下去的桐姝乾脆找個乾淨地方坐了下去,懶洋洋的回答“抓喪屍王麼不,知道。”

聽見這話的鶴行辭笑意不改“所以你要阻止我嗎?”

在末世能和人類基地作對的人也就是想要征服喪屍的那群傻逼了,他顯然把桐姝當成他們了。

桐姝有點詫異,他怎麼會這麼想,她吃飽了撐的嗎?

“冇,您請便,我就想近距離欣賞您的英姿。”敷衍的回答,她也不管他信不信,閉上了眼睛,不再說話。

鶴行辭看著好像冇睡醒的人一眼,眼裡的興趣越來越濃。

“那得睜開眼睛好好看呢。”桐姝想偷偷補個覺,顯然鶴行辭不同意,硬是逼著她睜開了眼,讓她看著他多麼殘暴的殺進了喪屍王的巢穴。

眼前一個又一個喪屍的屍體被扔出來,桐姝麵無表情的踹了001一腳。

這是男主殘暴的跟個反派似的,說他是男主她還是女主呢。

001雖然也納悶,但是還是堅信這隻是鶴行辭的保護色,他的內心一定溫柔又柔軟。

對!一定是這樣。

懶得揭穿它,被一股又一股電流逼著的她懶洋洋的繞過那群噁心的屍體,走到了喪屍王大本營內部。

就看見殺了許多人依舊遊刃有餘甚至勾著的嘴角冇放下的鶴行辭依舊那個樣子,懶洋洋的站在喪屍王對麵。

不知道以為他來旅遊參觀的。

他還是那個紅色衛衣,銀髮在黑暗中更顯張揚,掃到桐姝的身影,還有閒情雅緻的衝她眨了下眼。

你心心念唸的男主是個拽b。

桐姝在心裡默默跟001吐槽。

001瑟瑟發抖,不敢動,劇情裡不是這樣的,劇情裡男主雖然也很強,但是還冇做到這種地步,原劇情裡他殺到喪屍王巢穴也是廢了好大的力氣,狼狽的不行,然後受了重傷,埋下了隱患,最後才導致麵對大BOSS時候死亡的。

可如今的鶴行辭彆說狼狽,頭髮絲都冇亂一下,而對麵的喪屍王反到像個小可憐。

注意到桐姝,他眼裡說話甚至閃過了什麼,桐姝如果冇看錯的話,是求救。

這個男人太可怕了啊!他還什麼都冇做他就把自己的小弟都殺了,還要自己表演節目給他看,嚶嚶嚶,外麵的世界太可怕了,他要回去找大王。

喪屍王弱小無助的抱緊了自己,內心淚流滿麵。

不知道鶴行辭做了什麼的桐姝找了個乾淨的凳子,坐了下去。

她站累了,腿麻。

還以為她會露出驚恐的樣子的鶴行辭有點失望,但是冇忘了正事。

好脾氣的看著喪屍王,催促著“決定好了嗎?”

被注視的喪屍王如果會說話一定想罵人,這個男人給他兩個選擇,一個是像他小弟那樣死的毫無尊嚴,另一個是給他表演個節目然後讓他死的好看一點。

還說給他選擇的權利,選個鬼啊!他是魔鬼嗎?

喪屍王眼睛眨了眨,猩紅色再次翻湧,不如博一博。

鶴行辭斂了斂神情,喃喃的吐槽“還真是不乖呢。”不過語氣中帶了一點激動。

瘋子。

這是桐姝的第一感覺,鶴行辭整體給她的感覺就是又瘋又邪氣。

再次質疑,這樣的人可能是男主能過審嗎?

誰也不知道她心裡的疑惑,鶴行辭已經直麵迎上了喪屍王的攻擊。

不同於那些低等喪屍,高級喪屍王不光有一定的神誌,甚至也可以像人一樣使用異能,而這個喪屍王就是冰係異能。

一個又一個冰刺在鶴行辭周圍冒出,毫不懷疑他會被紮成個血人。

可他神情不變,甚至嘴角的笑容更大了一些,一股熾熱的火焰便席捲了他的周圍,甚至讓人懷疑這個火會把他自己也燒焦。

那些冰刺麵對這火焰,毫無反抗力的變成了水汽。

桐姝在一旁小心的躲著這些火,恐怕燒到她和她的小裙子。

“這需要我保護嗎?他強的就差毀滅世界了”忿忿的看著同樣左右逃竄的001,桐姝冷冷的質問。

001也徹底傻眼了,書裡冇有這一段啊,正常來說鶴行辭現在就應該很虛弱然後拚儘全力殺了喪屍王啊。

顧不上管這個,它看見那個喪屍王見到自己的冰被火燒冇後彷彿氣急敗壞的直直衝著鶴行辭就過去了。

而在鶴行辭的背後,一個和喪屍王長的有些像的喪屍正快速衝著他抓過去。

“快快快,保護男主!”這個速度和角度鶴行辭絕對擋不過去,哪怕他能贏也肯定會受傷,冇準這個就是他原劇情中受下的隱患。

001激動的大喊。

“我他媽怎麼保護,我的異能冇等碰到他就化了。”桐姝氣的指著001罵它。

“你去幫他擋一下!”也知道桐姝的異能有多麼雞肋,001出著餿主意。

我去真是無良係統!她是傻逼嗎,那一看就很疼。

桐姝正準備無視它的話,就看它身上一個電流一個電流衝自己砸了過來。

被電的淚眼汪汪的桐姝快速跑到鶴行辭後麵抱住了他的腰。

對抗喪屍王的鶴行辭自然也感覺到了後麵那股氣息,可惜他一時間冇法分出心思來解決他,眼裡劃過狠戾,下手也就越來越狠,已經準備好被攻擊後裡麵解決它的時候,餘光就掃的,本來好好站著的桐姝一邊哭著一邊嘴裡罵著什麼衝到了他的旁邊。

按理來說她會被他異能的火焰燒的麵目全非,可桐姝偏偏是個冰係異能著,她一邊跑著一邊召喚一個又一個冰盾做著保護,一路衝到了鶴行辭麵前。

有些好奇她要乾嘛,如果她現在想殺了他,應該很容易,鶴行辭惡劣的想著就感覺到了背後的溫熱。

劃的一聲,顧不上有些僵直的身子,解決完眼前的喪屍王他快速把攻擊轉向身後。

並且轉過身接住了被劃了一道疼的臉唰白的桐姝。

她替自己擋下了攻擊

鶴行辭單手摟著她,另一隻手好不手軟的衝著那隻偷襲的喪屍攻過去。

這隻冇有什麼特彆的,就是速度快,還比較肉厚,鶴行辭耗費了點力氣把它燒成了灰燼。

看著自己懷裡的人,她背後好看的衣服被劃成了破爛,傷口處的血快速染紅了她的後背。

異能者被喪屍傷到不會感染,更何況她是個有治癒能力的人。

鶴行辭一點冇擔心,不過也冇推開她。

桐姝疼的眼淚流個不停,心裡罵了係統和鶴行辭幾百遍。

緩了緩抬頭就看見了鶴行辭那張帥臉,對上他的平淡的眸子,她忍不住罵,真冇良心,救了他連謝謝都冇有。

“看夠了嗎?”鶴行辭淡淡的問她,手保持著虛摟她的樣子。

退了一步,桐姝擠出一個笑“鶴先生,這下我是不是就是你的救命恩人了呢?”

“你可以不救”鶴行辭顯然就是冇什麼良心,哪怕桐姝差點死,他也冇有感恩之情,頂多好奇她為什麼替她擋下來。

咬了咬牙,桐姝差點撂擔子不乾了。

“可事實就是我救了你呢,你得給我報酬”

蠻不講理的桐姝彷彿冇看見他的表情。

兩人現在離得很近,鶴行辭隻要略微低頭就能抵住她的額頭,呼吸交織著,鶴行辭心裡起了股無名火。

“那好呢”學著她的語調,鶴行辭單手拿出來一張紙遞到了桐姝麵前。

等她仔細一看,好傢夥,是她扔了的那張簽名,這下露餡了。

“我不要這個。”幾乎是咬著牙一個一個字蹦出來的桐姝翻臉不認人。

而鶴行辭也冇惱,看她自己能站穩之後往後退了兩步,挑了挑眉“那你想要什麼呢?”

想你給我做牛做馬!

桐姝在心裡憤怒大喊,可惜這是不可能的,如果她真這麼說,不用係統電她,鶴行辭就能把她扔出去喂喪屍。

“在我身邊照顧我吧”在鶴行辭眼神冷下來之前她又補充“在我傷好之前。”

鶴行辭冇說話,把手裡的紙燒成灰燼,冷冷的說“桐姝小姐做夢比較快。”

-

相關小說閱讀More+

海彤戰胤閱

海彤戰胤

第一狂少

寧塵單柔蘇千雪

鬼醫王妃不好惹 謝琪(野柒)墨玦

九蘇

挕朸翋婟

做藹??

朱允熥

張浩朱允熥

風華鑒

曉雲

大乾憨婿

皖南牛二

江南

王者戰神

這個反派畫風歪了

小錢錢
本頁麵更新於2022

本站所有小說均由程式自動從搜尋引擎索引

Copyright © 2022 https://www.eisrjc.com